新闻详情
【文字】新加坡神话电视剧《东游记》引用典故整理汇总

红叶题诗
题花叶诗 作者:王凤儿 又名德宗宫人 朝代:唐 唐德宗时期
一入深宫里,无由得见春。
题诗花叶上,寄与接流人。
   唐僖宗年间的一个傍晚,年轻的学士于佑在皇城宫墙外漫步。当时万物飘零,秋风萧索,残阳西坠,不由得让于佑生出无限乡愁。他在御沟的流水中洗手,看见御沟不断有红叶流出。片片浮泛,情意幽远。忽然他发现其中一片较大的红叶上似有墨印,就随手将叶子从水里拾起。使他感到意外的是红叶上题着一首诗:  
     
   流水何太急,深宫尽日闲。  
   殷勤谢红叶,好去到人间。  
     
   于佑把诗带回家里,藏在书箱内。那首幽怨伤感的小诗始终让他难以释怀,他猜想这是宫中才女所作,自此开始思慕那个宫里落寞的写诗女子,尽管她的身影是虚幻飘渺的。几天后,他也找来一片红叶,题了两句诗:“曾闻叶上题红怨,叶上题诗寄阿谁?”置于御沟上游的流水中之后,又怅然地在流水边徘徊许久才离去。于佑将此事讲给几个朋友听,有笑他痴愚的,也有被他这片心意所感动的。  
     
   人世艰难,命途多舛,于佑后来累次应试落第,旅情客思、倦于游历,只好安下心来在河中贵人韩泳家教书,“红叶题诗”似乎也成了一场永不可及的梦。一天韩泳告诉他说:“帝禁宫人三十余得罪,使各适人,有韩夫人者,吾同姓,久在宫,今出禁庭来居吾舍。子今未娶,年又逾壮,困苦一身,无所成就,孤生独处,吾甚怜汝。今韩夫人箧中不下千缗,本良家女,年才三十,姿色甚丽,吾言之使聘子,何如?” 于佑唯有感激下拜。很快,于佑就在韩泳的帮助下与韩氏成家了。结婚那天,于佑审见韩夫人艳若天人,以为误入仙境。一天,韩氏无意间在于佑的竹书篮里看见他珍藏多年的那片红叶,不由大惊,说:“此吾所作之句,君何故得之?”于佑便如实告之。韩氏说:“吾于水中亦得红叶,不知何人作也?”于是开箱取出红叶,墨迹犹存,正是于佑当年写下的。俩人相对惊叹,感泣良久,同声说道:“事岂偶然哉?莫非前定也。”韩氏说当日得到于佑题诗的那片叶子的时候,也回了首诗,现在还藏在箱子里。于佑一看,诗是:  
     
   独步天沟岸,临流得叶时。  
   此情谁会得,肠断一联诗。  
     
   这件事传开后,时人莫不惊叹,因为自红叶题诗到他们结为夫妇,中间已隔着十年的光阴。后来有一天,韩泳宴请于佑夫妻吃饭,席上开玩笑说:“子二人今日可谢媒人也!”韩氏笑着说:“吾为佑之合乃天也,非媒氏之力也。” 韩泳说何以见得,韩氏于是取笔写下一首七绝:“ 一联佳句题流水,十载幽思满素怀。今日却成鸾凤友,方知红叶是良媒。”于佑夫妻后来的生活也很美满,受过苦的人格外惜福,何况这是一场红叶为媒,流水为证的因缘呢?有人为这段人间佳话作诗纪念:  
     
   长安百万户,御水日东流。水上有红叶,于独得佳句。  
   子复题脱叶,流入宫中去。深宫千万人,叶归韩氏处。  
   出宫三十人,韩氏籍中数。回首谢君恩,泪洒胭脂雨。  
   寓居贵人家,方与子相遇。通媒六礼俱,百岁为夫妇。  
   儿女满跟前,青紫盈门户。此事自古无,可以传千古。  
     
   这段故事是几个“红叶题诗”故事里内容最详尽的一种,它来自北宋刘斧《青琐高议•流红记》,后来被元人白朴、李文蔚分别改编成杂剧《韩翠苹御水流红叶》和《金水题红怨》。“红叶题诗”传奇的几个版本中,晚唐范摅《云溪友议》记述的可能是最早一个版本,故事说唐宣宗时中书舍人卢渥赴京应举,偶过御沟边,拾得红叶一片,上题诗曰:“流水何太急,深宫尽日闲。殷勤谢红叶,好去到人间。”后来宣宗裁减宫女,下诏将宫女许配给百官司吏,但不包括未及第的举人,故卢渥没有机会得配。直到卢渥任范阳令时才得配一位姓韩的宫女。一日,韩氏在卢渥书箱里发现了那一片题诗的红叶,嗟叹良久,说,当时我只是偶然题诗放在水中,没曾想到却在郎君的箱子中收藏着。卢渥对照韩氏书迹,果然分毫不差。在宋初孙光宪记述晚唐五代遗事的笔记《北梦琐言•云芳子魂事李茵》里,“红叶题诗”更成了进士李茵与宫中女侍书云芳子人鬼相恋的悲剧故事。
 

上一页
1
轻松建网站
免费建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