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详情
【剧评】仙子落凡尘,章台拾美人  作者:匿名

  红叶题诗,缘定三生,天灯传情,结发无份。我爱极了这个故事,兴许就是为了这份从未完满过的千年情劫。
  
  私以为东华是喜欢牡丹仙子的,一位功德法力仅次于太上老君的上仙,偏偏救了下凡拾蟠桃的牡丹,从此缘起缘灭都由此。

  与其说是英雄救美让天庭最美的仙子对东华芳心暗许,莫不如说东华悄然瞩目着这瑶池美人,哪怕这并不是喜欢。
  不然,东华又怎会特意去瑶池再见牡丹;不然,红叶又怎会被牡丹拾得。
  
  那红叶确是东华无心遗落的,可上面的题诗恰恰说明了他凡心已动,只是碍于自己是上仙,除了守着天规别无他法。

  而牡丹只凭着乖巧伶俐得了王母的宠爱而上了天庭,未在人间历过劫,自然定性不够,一心将牛郎织女的爱情奉为传奇。
  于是红叶定情,说是个误会,因为不是有意告白;说是场奇缘,因为牡丹并未有会错意。
  
  十年后再看这片子,放到东华为牡丹仙子逼回灵珠的一幕,我笑得很欣慰。他将昏厥的她揽在怀里,怜惜地看着她苍白的面颊。
  这镜头至多不过5秒,却让我纠结多年的“东华有没有喜欢过牡丹仙子”的这个问题解了。

  也许对东华来说,他不可能为儿女私情放下肩负的苍生大道。他放不下,吕洞宾也放不下,就算之后他中了血咒放下了,牡丹却知那已不是她爱的那个吕洞宾,情愿求通天杀了他,也不愿他清醒后追悔余生。
  
  吕洞宾常说自己负她,实则没有。无论他之前伤她多深,回避牡丹的情,又何尝没有压制自己的心。

  在天地之极,他能坦然与何仙姑击掌盟义,情谊深重,可心如止水。却在孙悟空帮他想起前生与牡丹的短短几次交集时,心乱如麻,差点走火入魔。

  当观世音告诉他,得回法力就必死他至亲至爱的人,他毫不犹豫地离开了,宁愿当个凡人。

  何仙姑说这个人也许是汉钟离,也许是韩湘子,也许是八仙中的任何一位,然只有吕洞宾自己明白,这个人是白牡丹。从一开始,他便知道。
  
  对于吕洞宾,我只恨他说的最多的一句便是“牡丹对我情深意重”,好似他只是想偿还,只是想感激,好似这一切只是被动,这天法不容的纠缠并不是他的错。直至牡丹弥留,才愿意将真心道出,不为安慰,也不为报答,而是真的“好喜欢好喜欢,愿意生生世世娶你为妻。”
  这个男人太骄傲,也太无奈。难道成大事者必是要心狠一次,看着未婚妻身着嫁衣倒在他面前,而命运仍不罢休,定要让他们生离死别。
  牡丹说,这样死对她而言是幸福的,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她是他至亲至爱之人。
  我宁愿结局是牡丹循了常道轮回,也不愿有什么万年一次的异象令她复活,这样的重生分明辱没了她千年的情谊。她是为爱而生的,绝不能像街头巷尾的妇孺般怏怏死去。
  
  唯有牡丹真国色,美不在她有倾世容颜,而在孙悟空说要去告她思凡时,敢做敢当,反令猴子佩服。
  美在为吕洞宾偷了定山神针后,承认自己是为情触犯天条,而不是为义,她分明知道,只要她说一声是为救仙姑,就不会被贬落凡尘。
  美在她三世为娼,看尽男人薄幸,却依旧没有放弃过自己的爱情。
  美在汉钟离说她红颜祸水时,她不自惭,能抬起头说出自己的情谊。
  更美在她能读懂通天的猛虎图,不卑不亢,令这不可一世的魔王将她引为知己。
  
  她绝不是柔弱无骨的女子,铿锵高洁,一身仙骨,只为情所困,却更娇贵三分。

马上建站